“!!!”慕瑾蓉一张脸臭的不像话。奶奶?她还不到四十岁诶。

这帮人是拐弯抹角的说她老还是咋地?

还没等慕瑾蓉开口,蓝菲儿居然先沉不住气,嗔怪的打了冷寒一下:“好好的说什么结婚生孩子?讨厌!”

“我哪里讨厌了?”冷寒握住蓝菲儿的手,义正言辞,“我只是规划一下我们两个的未来而已。国家都搞五年规划,我们小家庭搞个三年计划还不许啊?”

说不过这个巧舌如簧的男人,蓝菲儿挣开他的手,跑到慕瑾蓉面前搬起救兵来:“伯母,你看冷寒呀。他老是欺负我,说些有的没的。”

“菲儿,过来阿姨这边坐,别理他。”慕瑾蓉微笑着将蓝菲儿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转头对着儿子瞪眼道:“寒寒,我警告你,不要看菲儿性格温顺就经常欺负她。回头把人气跑了,我拿你是问!”

冷寒朝蓝菲儿挤了挤眼,示意她过来坐。可蓝菲儿偏过头去,将脑袋靠在慕瑾蓉肩膀上,故意不理冷寒。

冷寒:“”这女人是恃宠而骄吗?看晚上回去怎么惩罚她!冷寒心里暗暗发狠。

“我哪里敢欺负她啊?我怕她还来不及呢!”冷寒撇撇嘴,“妈。你这种态度,会让人误会菲儿是你女儿,而我是你不待见的女婿。”

慕瑾蓉:“”此刻,她还真希望自己生的是蓝菲儿那么乖巧懂事的女儿,而不是这个事事都和自己对着干的熊儿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比起以前那个少言寡语近乎闭塞的儿子,慕瑾蓉当然更喜欢现在这个有血有肉、幽默风趣,偶尔有些腹黑毒舌的儿子。她明白,改变这一切的就是眼前这个可爱的叫蓝菲儿的女孩子。

如果不是遇到了蓝菲儿,儿子恐怕到现在还沉浸在父母离婚的阴影中,也许只是个会念书的机器而已。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慕瑾蓉的思绪,拿起手机一看,是慕瑾岚来的电话。

刚接起电话,慕瑾岚的声音就急切的传来:“大姐,你这边怎么样了?嫂子生了吗?”

“你嫂子还在产房没出来呢。她是顺产,恐怕还要些时间。一会儿有消息了我打电话给你。”

“哦,好。”

“你在美国怎么样?一切都好吗?”慕瑾蓉问,“别光顾着谈恋爱,这次你公费留学的机会来之不易,要珍惜,知道吗?”

“知道啦!”慕瑾岚说,“念书的事情我什么时候让你们操心过?”

“岚岚一大早和谁打电话呢?赶紧过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沙哑慵懒而又霸道的男性声音。

“哦!!我马上来!”慕瑾岚朝着声音的源头回答。

“大姐,我这儿有点事。先挂了。”

慕瑾蓉皱了皱眉,这丫头一大早的和谁说话呢?难不成是已经和那个男人住一起了?

慕瑾蓉刚想问,却发现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同一时间,在美国纽约市中心的一栋公寓里的大床上。

慕瑾岚无力的躺在床上。

“喂!你有完没完啊?”慕瑾岚的怒吼声在偌大的卧室里回荡着。

陶旭冬车祸受伤期间,慕瑾岚无微不至的照顾他,让原本就已经开始恋爱的两人感情迅速升温,等陶旭冬出院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难分难舍的地步。

可陶旭冬的事业在美国,不能在国内停留太久。过完年只休息了两个月,四月份就回了美国。

慕瑾岚受不了异地恋的相思之苦,大二第一学期就申请到了美国某著名大学的全额奖学金,暑假过后便赴美留学。

半年不见,陶旭冬太想他的小家伙了。刚到美国的第一天,两人就自然而然的滚到了一起。

第一个月除了周末去陶旭冬的别墅留宿外,慕瑾岚还能做到乖乖的在学校住。可从第二个月开始,慕瑾岚回宿舍的天数越来越少。

后来的后来,陶旭冬干脆提出让她搬来他的公寓住。

一来,公寓离学校近,来回方便。

二来,可以省去房租,用多出来的钱买原文书。

三来,在他的公寓复习功课,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免费向他这个哈弗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请教。

----

湖城。慕氏医院的产房外。

“是岚岚打来的电话?”叶世杰问。

“嗯。是啊。”慕瑾蓉点头。

“这丫头最近怎么样?和我大舅子处的如何?”

“”慕瑾蓉脸色不自然的僵了僵,这让她怎么说啊?“这个啊呵呵!岚岚没说。她就是打来问问她嫂子生了没有。”

“哦?是吗?亏这丫头还有良心。”叶世杰一脸坏笑,“我还以为她有了男人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呢!”

“少胡说!”慕瑾蓉没好气的瞪了叶世杰一眼,“我们慕家的儿女才不会那么没出息!”

“我可不是胡说哦!瑾蓉姐,你看,岚丫头千里追夫去美国。可见她对我大舅子一往情深。”叶世杰笑道,“其实岚岚这样的表现也不能说没出息,谁让我大舅子魅力足呢?”

“你少说两句!”陶乐乐拉了拉丈夫的衣袖,“万一被慕少听到了,你死定了!”

陶乐乐这话绝对没有危言耸听。

陶旭冬车祸受伤是为了慕瑾谦父母的案子。这件事后,慕瑾谦对陶旭冬的态度有所改观,也不再明着反对他和慕瑾岚交往了。

可毕竟陶旭冬暗恋了自己老婆那么多年,要说慕瑾谦完全释怀,也不可能。

慕瑾岚偷偷申请去美国读大学的事情,慕瑾谦依然耿耿于怀。她怕妹妹经受不住陶旭冬的男色,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的身心全部交付出去。

毕竟,对这个男人,慕瑾谦还需要考察一段时间。

要是让他知道慕瑾岚已经和陶旭冬过起了同住生活,非得暴跳如雷不可。

外面的人正聊得起劲的时候,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从产房里传出。

不一会儿,产房的门打开了。

十几号人呼啦一声,全部涌向产房门口。龙瑾医生率先走了出来,大家便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医生!医生!生了吗?是吗?”

“母子平安吗?”

“男孩女孩?”

“孩子多重啊?”

“”

这样的场面,龙瑾早已司空见惯,她摘下口罩朝挤在门口的一干人等勾了勾唇,“大家放心。母女平安。孩子挺重,4100克。”

大家欢欣雀跃,激动的恨不得冲进产房一看究竟。

龙瑾专业的用身体堵在门外:“产妇和孩子要留在产房观察一个小时后才能出来。产妇消耗了大量的体力,需要休息。董事长在里面陪着夫人和孩子,让我先出来和你们报个喜,他让你们先回去,等明天再来看孩子。”

大家一听,纷纷点头称是。

人群渐渐散去,产房外又恢复了安静。

产房内,蓝裴琳因为消耗了太多体力,整个人虚软无力,连动一下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可大脑却清醒的狠,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无力的开口,“瑾谦,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看看。”

慕瑾谦正握着蓝裴琳的手,突然听到小妻子说话,吓了一跳,“媳妇儿,千万别乱动。你刚生完孩子,虚的很。也别多说话。你要看孩子是吗?我马上让人抱来。”

孩子已经被洗干净,包在了襁褓里,由助产士抱到了慕瑾谦跟前。

慕瑾谦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孩子生下来后,他自己还没仔细看过呢。

直到这一刻,他才看清女儿的模样。小家伙一点不像有些宝宝生下来时候皱皱的,丑丑的。相反,她长得白白嫩嫩,粉嘟嘟的,一双大眼睛睁着,好奇的观察着这个美好的世界。

“她好漂亮,你看,她笑了诶!咦!她和你一样,有两个小梨涡。”

“真的吗?让我看看!”蓝裴琳只看了一眼便红了眼眶,嘴角却是掩藏不住的笑意,“真的诶!她笑起来也有两个小梨涡。好可爱!好神奇哦!不过我觉得她的眼睛长得比较像你。”

“没错。女儿继承了你和我的优点。”

“切!”蓝裴琳笑了,“你这是在间接的夸赞自己的眼睛长得漂亮吗?”这个男人,怎么任何时候都不忘臭美一下。

慕瑾谦目光深邃的望着她,良久,低头将唇印在她满是虚汗的额头上:“媳妇儿,辛苦了!谢谢你为我生了这么可爱的女儿。”

慕瑾谦抬起头,望向远方。

一定是爸爸妈妈在天有灵,才会让自己拥有这么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此完整了。

(全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