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怀疑到了我的身上。

我起先并不知情,精心描画了,择了平日舍不得穿的衫子,可是,当我踏进立政殿的刹那,我便明白了,他的旨意是传召,而并非召幸,心底泛起一丝异样波澜,望着站在一边的徐婕妤,陡生恨意。

原来,她竟是冤枉了我吗?

果然,陛下开口询问晋阳公主之事,心中莫名之火难以压抑,我不知哪里来得勇气,竟是顶撞了他!

君王大怒,贬我为侍女,起先心中难以平静,但,待到平静下心气,竟是庆幸的。

侍女与才人,又有何分别?

侍女,还能常在他身边侍候,可才人,却只能终日面对空空房间,冷冷火烛!

也好!

于是,我安之若素,行为不敢再有偏颇。

我亦该感谢晋阳公主,令我第一次见到了梦中才可相见之人,直至今日我犹记得初见他时,他那双迷魅人心的眸子,透着洞悉人心的光芒。

伟岸若山峦傲立,挺拔如松柏长青!

父亲所言果真非虚,当今天子,果是位气宇轩昂的盖世男子!

可,我一切的盘算皆是错了,即使我日夜侍候在他的身旁,他的眼睛也不曾在我身上停留半分半刻!

他的眼里,只有徐惠!

他与她品茶对诗,煮酒谈史,温存之时,更令人心荡漾。

难怪,纵是对他毫不曾有所期许的徐惠,亦日渐沉迷,眼里变得亦只有他而已!

不久,我却发现,在我冷眼望着的同时,亦有一双眼睛,随时失落在他们周围——九殿下,李治!

我暗暗惊讶,难道,他竟对父皇的妃子有所觊觎不成?

起初只出于好奇,因这个孩子眼中,总似有驱不散的愁绪。

我试着与他接近,与他攀谈,却发现,原来,他的心境竟如我一般,想得得不到,想要要不了,只不过是这皇宫之中,可有可无的一片孤叶罢了。

对他,到生出几分怜惜,便时常陪他说话,渐渐,他看我的眼神,亦多了几分淡淡情愫……

我暗自庆幸,上天终归待我不薄,起码日后,这宫中不是再无依靠。

而不久,令我更不能想到的事情,一件件发生,九殿下带我悄悄进了御书房,他展开一副画卷,那画中女子,眉似白月,眼若辰星,神韵之间仿似误落凡尘的天女谪仙,令人顿感形秽。

我暗自惊异,那女子……颦笑之间,眉宇之内,竟有几分像极了徐惠!

我惊诧的望着九殿下,他说,这是先皇后的画像!

一切似都有了因由!

原来如此,难怪……她可以平步青云、一步登天!

长久郁积心中的块垒,瞬间融化,我心中冷冷暗笑,徐惠,原来,我并不曾输给你,而是输给了先皇后!

那个令当今陛下,至今怀念的传奇女子!

我忍不住想要告诉她,说不甘也好,说解气也罢,我终归是说了。

其后,徐惠失踪许久,再回来时,容颜憔悴,听闻再不可生育。

我不知是否与我有关,但,我却知道,定是她看过画像后发生了什么!

我装作不知,只每日尽我侍女的本分。

随之而来的,是更令我惊讶的事情,安平度过几年后,那柔弱儒雅的九殿下,竟变成了太子!

他开心的跑来告诉我,我却无论如何高兴不起来!

太子,高高在上的人,日后,可还会记得我吗?

九殿下看出了我的忧虑,他说,他定会想法向陛下讨了我去,我不过笑笑,他若有这般胆子,便不会被魏王几句话,吓得慌了手脚了。

可,我尚不及思想与九殿下之间,该当如何处理,接踵而来的灾难却令我措手不及,陛下突然薨逝,留下一道圣旨,凡未曾生育的嫔妃,皆需往感业寺为尼!

更令我惊讶的是……陛下,竟特意说明,武媚娘亦要前往!

眼前,突然闪现他偶尔望来的眼神,凌厉锋锐、如刀尖利,仿能洞悉世间万物!

她见过无数双眼睛,却皆不曾有一双,若陛下般犀利又不露半分痕迹!

他,定是已察觉了什么,察觉了我的计算,我的……心思!

此时,九殿下已贵为一朝天子,临行,他匆匆见我一面,他说,待他坐稳皇位,万事妥帖了,定然想法接我回来!

我不过笑笑,于这冰冷皇宫,顿时失去了所有希翼与期许……

我含泪离去,心中明白——

自此,我所要做的……便是漫长的等待……

(全书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