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这老拖后腿的爹!

戴娇斜睨着眼看着戴柱,“哦,照你这么说我高叔就没付出劳力了?人家不照样辛辛苦苦养了一年猪吗?”

“那不一样。”具体怎么个不一样法戴柱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不一样。

“死脑壳子,都是挣钱,什么法子不一样?”林麦在自己家,声音都比原来大了三倍,“咱们种地那粮食不也是卖了吗?难不成辛辛苦苦了一年卖得粮食也成了投机倒把?”

戴柱哼哧了一句,说不上来话儿了。自己窝在墙角里,咂摸了半天,突然也觉得挺有道理。

“别理你爸这死脑壳子,娇你继续说,妈听着。”林麦拍了拍戴娇的手,示意她继续。戴娇想了想,“高叔杀猪那是专门当了学徒学过的手艺,学徒要出个师得一两年,咱们家去做这个显然不太合适。而且我爸也没高叔那么大力气,不杀猪,咱们也可以做其它买卖,可是咱家里除了妈你做饭比较好吃,好像再没人会别的东西了。”

戴柱一听闺女说他没力气,大声哼哼了一句。

而林麦却吸了口气,她这做饭的手艺可是跟她娘传的,她娘祖上据说还出过御厨呢?御厨可是给皇帝做过饭的人,能不好吃?

“娇,那你觉得,妈做那东西,能往外头卖不?”她忐忑的问着。

就等你这句了!戴娇心里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面上却做出一副捉急的表情,“好吃是好吃,可要卖东西的话一定得去镇子上呀,村子谁舍得给嘴上花钱?可是咱家在镇子上又没有店面,等饭弄好运过去不就凉了?”

戴娇早想过做生意,只是她脑子里再多的生意经现在也就是个十五岁的小毛头,林麦和戴柱根本不会找她商量怎么养家,还不如提点一下,众人拾柴火焰高,总比她一个人上跳下窜要快多了。

“那你瞅妈今儿做的饼子咋样,好吃不?能卖不?这个也不怕凉,热了香脆,冷了也好吃!”,林麦现在的心思全放在挣钱上头,她总觉得分家出来有自己占了大部分原因,就怕日子过不好。

戴娇重重的点了点头,“好吃的我舌头都快掉了!”

“那…过几天妈做上点儿,咱们去试试?”,胆小,偏安一隅这种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儿能改的,戴娇趁着火大,赶紧浇油,不然没几天林麦这火苗子就得给熄了,“明天就可以,镇子也不远,反正明天早上爸要修灶房,不用开荒,我可以和我哥走路去镇子上卖。”

林麦咬了咬牙,“那我明儿先少做点。”反正粮食这种东西,卖不出去也不吃亏,自家人也可以吃,就是有点可惜那些油了,本来能吃上两三个月,现在两三天就没了。

戴柱哼了一声,刚想说什么却被钻进钱眼里的媳妇和闺女联合起来狠狠瞪了一眼。也不敢在提反对的事儿了,反正是让两个娃去,生意不成也闹不出什么丢人的事儿。

“我可没说要去”,戴城嘟囔了两句,但看着戴娇脸上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的表情,还是把话咽下去了。想着从村里到镇上以戴娇的脚程至少要走一个多小时,再提着东西,还不得累死,再者因为自己念书要花的钱做多,可以说戴城现在也是满心眼儿的想挣钱……

右边的房子暂时还没修好,一家人还是挤在一张大炕上,一张薄薄的单子盖上四个人的肚皮,三个人睡的贼香,就林麦一个人眼睛咕噜噜的转,眼前全都是红彤彤的大团结,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第二天都不等村里鸡叫,她便蹑手蹑脚的从炕上爬起来,轻手轻脚的勾上鞋,去门口的小溪处涮了把脸,清醒一下就赶紧去厨房和面。跟给自家人做的饼子不同,卖给别人的肯定卖相要好,将面团撕开数十个大小,揉成短条后,再一个个分别扯城长条后擀开,在边缘处放了些肉,撒上葱花,再把面片一层层裹了上去,一个胖乎乎的小包子形状的白面团就这么出来了。

戴娇早听见厨房里的声音,一股脑也爬了起来,将林麦刚给她做的衣裳换下来,穿了个背心套了个灰色的盘扣外套,搭了条长裤,头发胡乱的扎了一圈盘在头顶。

心里想着赚钱要趁早,动作利索的去溪边洗了把脸,又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家里刚搬来,里头还很空旷,基本上什么东西放哪儿一目了然。

戴娇找到一个轻便的薄木头箱子,这是林麦装鞋样子和衣服碎料子的。将里头的东西一股脑都倒了出来,又找了些自己以前的衣服扑在里面,林麦虽然说那饼子凉了热了一样好吃,可以她这么多年的吃货经验,一般人总觉得热乎的看着香……

另一边林麦已经将五六个小包子擀开,圆圆的一个成年男人手掌大小,放在油锅里盖上盖子开始煎……这当口她又开始做另外一锅了,没做好几个里头饼子就泛出了香味,揭开锅,表皮儿上还是白白的鼓起来,但等翻个面后已经是金黄色了,这年头油少,人看见这个色儿就食欲大增。

八月份夏天还热着,尤其林麦灶房又是火又是油的,等戴娇端着木头箱子进来,她生了一头的汗水,“妈,往这里头放吧,估计到那儿也凉不下来。”

戴城刚被戴娇从床上挖起来,正拿了条柳枝在外头刷牙。

“我一共做了四十个饼”,林麦一边擦汗一边把饼往里头摞,“一个就卖,卖两毛钱,你饿了就和你哥吃几个,要是能挣到钱给你两多买点好吃的……”想着还不放心,林麦又道,“要不妈跟你们一块去?”

“不用,这么点儿东西。”戴娇将盖子拉上,觉得还挺沉,“你好好和我爸在家修灶房吧……对了,这饼子叫啥名儿?”

“油酥饼”,林麦想了想,“好像是西边儿的特产,你外婆祖上是那边的人。”

戴娇点了点头,戴城收拾的也差不多了,过来抱起戴娇手上的大箱子,“妈,那我们就走了。”

“注意安全。”叮嘱了这么一句,林麦还是不放心,“你等等,妈给你们拿几毛钱,饿了还能吃碗豆花……”,她急匆匆的跑进房里,但等出门的时候,两个孩子人都没影了,“急什么急?”摇了摇头,林麦又想着,刚才闺女拿那个箱子是哪来的,怎么看着那么眼熟……

从戴家村到这边镇上的路说起来就一个多小时,但走起来还真是要命,尤其是脚累的不行,腿上动作还是不敢放慢,生怕箱子里的油酥饼变凉了,不好吃……

林麦是早上五点起来弄得,走了半个多小时差不多快六点了,两个人走的是山路,风大,戴娇额头上的汗珠子刚一冒出来就被风吹得没影了,看着前面戴城通红的脖子,她于心不忍道,“哥,要不我抱一会儿,你休息着。”

“不用。”戴城把箱子往上颠儿了一下,“你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快走吧,趁着早上工厂里工人上班,指不定还能卖出去!”尽管那天打架的时候戴娇一点都不娇弱,可在护妹宝心里,自家妹妹就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戴娇颠儿颠儿的跑上去,“那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累着”,她把手扶在木箱子底下,“兄妹搭配,干活不累!”

“鬼丫头!”戴城说了一句,也没在说话,赶了一早上路了,实在没多余的力气。

好在两人心里有大团结做为奋斗目标,还是在太阳完全上山之前到了镇子里,之前戴家人都到过镇子里赶集,这里头有专门的市场用来买卖东西,两个人挑了一家离这里火车站最近的,这里工人上下班经常到这儿吃东西,说不准就能趁热卖了。

走了一早上,戴娇累瘫在台阶上,都觉得自己浑身的臭汗,尤其是脚上,一层一层的,都想把鞋脱掉晒一晒。

现在是早市,陆陆续续的除了上早班儿就是些做生意的,许多卖菜的刚把菜摆上摊位。有好几个人瞅这两兄妹眼生还多看了几眼,但都没搭话。毕竟两个人手里抱着一个大箱子,赶了原路来看着不像买东西的,像买东西的。

同行是仇敌,旁边几个卖包子卖菜的已经密切注意了这两兄妹!

“现在怎么办?”毕竟是男孩,戴城喘了几口粗气就恢复过来了。

“吆喝呗~”,戴娇气儿还没喘过来,深呼吸了几下。

“那多不好意思?”戴城嘟嘟囔囔的,“我要不把价钱什么的写纸上,别人看见了就过来……”

“书都把你读傻了?”戴娇没好气儿的看了她哥一眼,“不说哪有纸哪有本子,万一人不识字儿咋办,不是错过了好多生意。”戴娇就是嫌费事儿,而起这年代路上的上的人大半儿也都和她现在的身份一样,文盲一个。

把戴城推到一边,“你看我的。”

“卖……饼子”喊了半句,戴娇轻了轻嗓子,“咳咳……油酥……”刚开始念,磕磕绊绊,还有点小羞涩,毕竟不管前世今生,戴大小姐还没摆过摊儿做生意呢?不过等戴城那稍嫌鄙视的眼神往她身上一转悠,马上战斗力就蹭蹭蹭上涨,“卖饼子了,油酥大饼,纯油炸,纯细面儿,五花肉馅儿的饼子~便宜卖了~五毛一个,不好吃不要钱~”还是有点磕绊,不过比第一次好多了。

“五毛!”戴城惊呼一声,连忙压下嗓子,“你想钱想疯了!妈不是说两毛吗?你怎么喊五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