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

我问的是他年纪多大?可他的回答咋感觉怪怪的?

赵欣一脸的疑惑,微微抬头一看,见得叶凡一脸的坏笑。

顿时,她似乎反应了过来。

她脸颊一下子绯红了起来,甚至连粉颈都泛起一层诱-人的粉色。

见得她猛然站了起来,俏脸变得怒不可遏了起来,大骂了一声,“死流-氓,你刚才说什么啊?有种你再说一次?”

“你不是问我多大吗?我只是如实的回答而已!”

“你混-蛋,我指的是你年龄,而不是指……你那里!”

赵欣粉拳紧紧握住,情绪过于激动,她那精致迷人的俏脸,都被气得通红了起来。

“哦?你刚才又没说清楚!”

叶凡佯装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心里早就乐得开怀了。

辣妹子,跟我玩?你还是嫩了一点!

“你……你无-耻!”

赵欣气得暴跳如雷,只要是正常人,都会知道自己问的是年龄。

可是他这混-蛋,偏偏想到那里龌龊地方去了。

这能不气人吗?

赵欣脾气本身就火爆了,如今还被叶凡这么一气,她有一种打人的冲动。

“死流-氓,今天就算我工作没了,我也饶不了你!”

“你……你想打我?呵呵!”

叶凡一脸的坏笑,脸上哪里有半点的心慌啊?

“哼!你……你别得意,老娘大不了不混了!”

赵欣卷起了衣袖,正准备冲上去打人。

然而就在这时候,审问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小赵,住手!”

有人突然开口训斥了一声。

诶?

赵欣停下动作,疑惑扭头一看,进来的竟然是张天生。

“张队!”

赵欣不甘心的叫了一声,仿佛就像受了委屈般。

“发生什么事情?”

张天生一脸严肃,他意识到刚才问题的严重性了。

尽管赵欣是赵家的人,但是公然在警局里对犯人动用暴力,这已经违反法律了。

再说了,叶凡似乎与林致远关系不一般,若是他让跑去告状,估计赵欣连工作都丢了。

“张队……我!”

赵欣心里憋屈极了,刚才明明是叶凡欺负自己,咋现在成了自己犯错了?

他……太可恶了!

“叶凡,刚才是小赵不对,你看能不能……”

张天生帮忙求情了起来,因为叶凡这人背景实在不一般。

“哈哈!张队,你别紧张,刚才我们逗着玩的!”

叶凡也不是得寸进尺的人,既然人家都出声了,自己再追究的话,那实在不给人家面子了。

“哈哈!够豪爽!”

张天生哈哈大笑了起来。

“地球人都知道!”

叶凡耸了耸肩,那得意的表情,可是气得赵欣七窍生烟。

“张队,他嫌疑故意伤人!”

“已经没事了!”

“不可能?刚才我明明看到他,把人打得鼻青脸肿,怎么可能没事呢?”

赵欣不可思议的说了起来。

“杨东生不追究责任,愿意和叶凡私了!”张天生解释说道。

他肯和我私了?怎么可能?

这一回,连叶凡都有点傻眼了。

自己砸了他场,打了他人,对方怎么可能愿意私了呢?这……这不科学啊?

不过,看张天生的表情,他不像在撒谎啊?

越是如此,叶凡心里越是疑惑,他心想,到底谁在背后帮我呢?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赵欣也接受不了。

可是,人家都说矛盾私了,自己再不甘心,那又能咋样?

接着,张天生交待了几句后,便离开审问室。

如今,只剩下叶凡与赵欣两人。

现场的气氛颇为搞笑,赵欣杏眼一动不动的瞪着叶凡,仿佛XXOO了她般。

反观叶凡此刻的表情,已经无法用得瑟来形容了。

他一直笑而不语,一脸玩味的看着赵欣。

越是如此,赵欣越是憋屈不已。

几秒后,叶凡开口了。

“警察姐姐,我能走了没?”

“走吧!以后都别出现在眼前,要不然,我饶不了你!”

赵欣气呼呼的,俏脸泛起一阵阵的怒意,她心想,人家不追究你就算了,你这混-蛋,干嘛还要在老娘面前显摆啊?

气死我了!

简直就是气死我了!

……

“好吧!我走了!”

“等等!”赵欣突然叫了一声。

“你想干嘛?”

叶凡好奇的停下了脚步,脸上尽是不解。

“你不解开手拷,怎么走人啊?”

赵欣鄙视了一眼。

“你指的是这个?”

叶凡双手神奇的松了开来,只见他手指勾着手拷,轻轻的摇晃着,脸上尽是坏笑。

“你……你什么时候解开的?”

赵欣变得震惊不已了起来,心想,刚才那手拷明明就锁着他的手,怎么会突然解开的呢?

“这东西锁不了我!”

叶凡淡淡的笑着,随即伸手一扔,把手拷归还给赵欣。

接着,他转身离开。

刚想开门,突然他停了下来,脑袋微微一扭,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对了!改天有空,咱们出来吃个宵夜,我请客!”

“你……你给我滚!”

赵欣气得把手上的笔扔了出来,但是,这时的叶凡早就扬长而去。

只见赵欣气呼呼的,粉拳紧紧握着。

“气死我啦!你这混-蛋,以后别让老娘逮住你,哼!”

……

这时,叶凡出了审问室后,很快便有人替他办好了相关手续。

他签了名后,径直的往门外走。

刚到门口,突然有人在背后叫了他一声。

“叶兄弟,等等我!”

叶凡转身一看,只见一个年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眼前。

此人一张俊朗清秀的脸孔,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双凤目顾盼生威,倒有几分的正气。

而他身边,正跟着鼻青脸肿的杨东生。

“你是?”

“我叫杨博文,我的下人得罪了你,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他!”

“刚才是你让他私了的?”叶凡疑惑一问。

“算不上私了,这事本身就他的错!”杨博文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

“没事!能认识叶兄弟,是我杨某的福气!”

杨博文很谦虚,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在假装的。

“杨大哥,别叫叶兄弟了,叫我叶凡就行了!”

叶凡觉得此人一身正气,值得深交。

“哈哈!果然是豪爽之人!”杨博文开心的笑了起来。

随即,从身上递出一张名片,“这是我名片,希望有空出来聚一聚!”

“好的!有空再聚!”

“静候你佳音!”

……

接着,叶凡简单的告别,便离开了警局。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杨东生,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了,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三少爷,你为什么对他这么客气啊?”

“前一段日子,你听说过冯虎被一个神秘少年教训的事吗?”杨博文微笑解释道。

“听说过,当时整个江城几乎都传开了!”

“其实,那个少年,就是他!”

“什么?是他?”

杨东生吓得双脚发软,整个人颓废的坐在地上,心里后悔莫及了起来。

我……我得罪了他?没了,这一回,真的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