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

A奶变G奶?我不要啊,人家那里已经够大了,他再抓住,万一抓爆了,咋办?

李佳佳吓得花容失色,脑袋里冒出莫名其妙的想法。

她很想第一时间大叫出来,但是喉咙却发不出一丝丝的声音。

呜呜!

救命啊,有大色-狼啊!

她内心极力的叫喊着,双眼直直的盯着一步步逼近的叶凡。

“喝!”

叶凡突然吓唬了一声,害得李佳佳连忙的闭上了双眼。

当然了,叶凡是一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气度不凡而且内敛有气质有才气再还有钱有身份有涵养的男人。

怎么可能对一个美女,使用杀手力超强的抓-奶龙爪手的呢?

他之所以这样子做,无非是想吓唬吓唬对方罢了。

“哈哈,你是一个胆小鬼!”

叶凡不禁的调侃了起来。

你……你混-蛋!

李佳佳心里暗自的骂道,她很想冲上去,但却动不了啊。

“妹子,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我不使出抓-奶龙爪手了,咱们玩点其他东西?”

其他东西?

李佳佳眼神一下子疑惑了起来。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叶凡便从草坪里,拨出一根细长的杂草。

然后,故意的往李佳佳耳朵撩了几下。

哎哟!

痒死我了!

李佳佳心里难受死了,刚才被他用杂草一撩,自己耳朵痒痒的,偏偏身子却动不了。

不过,她很快便意识到,叶凡很可能用这个东西来折腾自己。

天啊,我最怕痒了,他不会是想用这个来折磨我吧?呜呜,他……太可恶了!

“妹子,我知道你能听见,我有件很重要的事告诉你。”

李佳佳没有任何的反应。

叶凡却在那里兀自的说了起来。

“妹子,我问多你一次,那咸鱼是不是你搞的鬼?若不是的话,你就动一下手!”

李佳佳没有反应。

“唔?你不动,要不,你摇摇头吧?好,你不动手也不摇头,那就代表你承认了?”

叶凡一脸正经的说道。

你……你卑鄙!

你都点了我的穴,我咋能动啊?你分明就是在坑我。

李佳佳心里百般的着急,但身子依然动不了。

“既然你承认了错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叶凡用那根细小的杂草,不断的撩着她耳朵,粉颈、鼻子……

“唉!我这么纯洁,你非得逼我使出这一招,我容易吗?”

“你知道我这人最讲道理了,严刑逼供不是我喜欢的。”

“你贪玩就算了,整盅我,竟敢送咸鱼干,你丫以为送尚方宝剑啊?”

……

叶凡自言自语了起来,手上的杂草不时的撩着李佳佳敏-感的地方。

他撩得倒是挺爽的,但是李佳佳却难受死了。

哈哈!

哈哈!

痒死我啦!

李佳佳心里哈哈大笑了起来,她最怕痒了。

如今被叶凡这么折腾,她痒得连眼泪都飙了出来。

偏偏身子动不了,这才是最让人难受的。

“唔!唔!唔!”

李佳佳只能发出阵阵的鼻音,似乎想制止叶凡。

这时,叶凡见状后,止住了动作。

“妹子,还玩不玩?”

见得李佳佳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左右的摇摆着,暗示着自己不想死了。

“哈哈,你挺聪明的嘛!”

叶凡笑了笑,随即,他解开李佳佳的穴位。

“呼!”

李佳佳长松了一口气,随即气呼呼的掐着腰,凶巴巴的叫喊道。

“你……你混-蛋!咋能欺负我这么可爱、善良的女生呢?”

“谁叫你喜欢恶作剧?”

叶凡无奈的耸耸肩,随即伸出了手,问道:“那份礼物拿来!”

“不给!”

李佳佳嘟起了粉嫩的嘴唇,赌气了起来。

刚才叶凡口口声声说使什么抓-奶龙爪手,可是却不敢有半点出格的举动。

所以,她认定叶凡是那种有色-心没色-胆的男人。

我擦?

咋这女人好了伤疤忘了痛的?

叶凡顿时纳闷了起来。

本来想给她一点小教训后,她会乖乖的听话的。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李佳佳还嚣张了起来。

“妹子,难道你不怕痒?”

叶凡一脸坏笑的说道。

“怕!”

“要是你不给我的话,我再撩痒你,到时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叶凡佯装威胁了起来。

“切!怕痒又不会死人!”

李佳佳撇嘴了起来。

美女一旦任性起来,连实在让人抓狂。

“妹子,你别逼我,我疯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哼,我就不给,你能拿我怎么着?”

李佳佳身子突然凑近叶凡,然后故意的挺直了胸。

“妹子,你真打算不给?”

叶凡有些恼火了,心想,咋这妹子脾气这么硬的?这么吓她都没把她给吓到?

坑爹!

“不给!”

李佳佳故意的把脸扭到一边去,一副“打死我都不给”的模样。

“好!是你逼我的!”

叶凡气得牙齿痒痒的,决定一不做二不休了。

于是他从花卉从中,抓住一只小虫,故意的在李佳佳面前晃了晃。

“嘿嘿,你不怕痒,那怕不怕这个呢?”见得叶凡一脸的坏笑的,那只小虫还在李佳佳面前晃呀晃。

“呀!毛毛虫!”

李佳佳大叫了一声,顿时可爱的俏脸吓到惨白了起来。

女生最怕什么蟑螂毛毛虫的了。

可恶的是,叶凡竟然用这东西来对付自己。

刹那间,李佳佳想逃跑了。

但她刚想撒腿往后跑,却发现自己身子被人点了一下,随即又动不了了。

呜呜!

他又点我穴了?太可恶了!

李佳佳委屈了起来。

这时,叶凡手指捏着那条毛毛虫,绿幽幽的,不时的蠕动着软棉棉的身体。

更可恶的是,叶凡还故意把它凑近李佳佳的脸。

呜呜!

大坏-蛋,快拿开它!

李佳佳身子动不了,只能心里不断的祈祷着。

“哈哈,我这人嘛,挺公道的了,你若是答应归还礼物给我,就眨巴几下眼皮。”

叶凡笑吟吟的,这可是他给李佳佳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这喜欢恶作剧的美女,若不给她一点深刻的教训,她还真的不知道轻重呢。

尼妈,咸鱼干当礼物,也只有她才想得出,这么莫名其妙的整盅计划。

这时,李佳佳变得乖乖了起来。

她自小就害怕毛毛虫了,于是连忙的眨巴着眼皮。

“哈哈,算你识趣!”

叶凡得瑟的笑了笑,然后扔了那只小虫。

随即,他伸手往李佳佳身上一点,顿时解开了李佳佳的穴位。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后背有人严肃的训斥了一声。

“你们在这里干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