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门外出现一个体形肥胖的中年妇女,她搀扶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太婆。

从他们的衣着打扮来看,想必是贫穷人家。

“这位大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军医黑着脸,语气态度很冷漠。

“神医,我妈上次喝了你开的药后,情况不见好转,这几天出现呕吐,你帮我看一看吧。”

中年妇女着急万分的。

急病乱投医,人一旦走到无路了,便会相信所谓的神医的。

更何况,这女人本身家里就没钱。

所以,只能到这些黑诊所里看病了。

“这……”

老军医为难了,他自己什么斤量,他比谁都知道。

眼前这个老太婆奄奄一息的,估计没多久命了,万一死在自己的手上,那麻烦就大了。

“你走吧!你妈救不活了!”

“神医呀,你救救我妈吧,她不能死呀!”

中年妇女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苦苦的哀求着。

“她命该如此,就算我这神医也救不了他!”

“求求你了,救我妈吧!”

中年妇女哭得很伤心。

“这位阿姨,你母亲上次喝的药方还在吗?”

叶凡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于是决定上前帮忙。

“在……在这里!”

中年妇女连忙的拿出药方,本来她还想再抓一剂药去煎的。

“让我看看!”

叶凡接过药方一看,见得上面的药方根本就是乱来的,甚至药方上还有几味毒性的草药。

“混-账!”

顿时,叶凡生气了起来。

胡乱开药方,这跟草菅人命有什么区别呀?

“阿姨,你母亲的病情,是他一手造成的!”

“什么?”

中年妇女惊呼一声。

“臭小子,你……你瞎说什么,再胡说,老子不帮你治病了!”

老军医气得脸红脖子粗。

“你想抵赖是吧?那我也帮你看看病!”

叶凡恼火了,随即迅速的掏出了银针,往这军医身上扎了几下。

出手快得惊人!

甚至,现场的人都看不到他的动作。

几秒后,老军医身体开始发痒,他不断的用手指搔着皮肤,甚至连皮都搔破了。

但是,瘙痒症状依然不见消除,反倒越来越厉害。

“哎呦!痒死我了!救……救命呀!”

老军医不顾邋遢,倒在地上打滚着,全身都是灰尘。

“老头,感觉如何?”

叶凡冷冷的一笑,心想,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霉了!

“臭……臭小子,原来……是你动了手脚?你……你不得好死!”

老军医气得火冒三丈,但是身上的瘙痒感越来越强烈,见得他的手在那里抓呀抓。

“你尽管骂,再过几分钟,你的皮肤就会腐烂,到时谁都救不了你!不过你是神医,应该可以自救!”

叶凡一脸玩味笑容,眼神里充斥着一股冷漠。

“什么?”

老军医害怕了,眼前这个长着娃娃脸的少年,医术竟然如此的可怕。

所以,他开始苦苦的哀求了。

“神……神医,你救救我吧,我是骗人的,只要你肯救我,多少钱我都肯给你!”

“哎呀,你这死老头,原来你是骗子?”

李佳佳气呼呼的,若不是发生这意外,自己那三千块就会被他骗走了。

“你刚才收我三千,我人比较善良,给打打个VIP折扣,收你三万!”

“三……三万?还VIP折扣了?”

老军医心里早就骂叶凡祖宗十八代了,但是性命要紧,无奈之下,他把棺材本都拿了出来。

“神医,这……这里是三万!你快点救救我吧!”

“等等!”

“什么?还要等呀?我……我快痒死了!”

老军医有种欲哭无泪的憋屈。

“死了活该!”

叶凡无视他的求救,随即走到那位老太太身边,然后用银针扎了几下。

没过多久,这老人家的脸色好转了一些。

尽管病情稳定了,但是年纪太老,还需要静养。

接着,叶凡把那三万给了那位中年妇女,“阿姨,这钱你收下吧!”

“小兄弟,你救我了妈,我……我哪里还好意思收你的钱呀?”

中年妇女拒绝了起来。

“没事,反正这钱是他骗来的,你就收下吧!”

“这……”

中年妇女犹豫了起来,“好吧!谢谢你了!”

“不过,阿姨,呆会你要帮我指认这庸医的罪行!”叶凡微笑道。

“好!没问题!像他这种没医德的人,只会害人,咱们报警抓人!”

中年妇女气愤了起来。

“别……别报警呀!”

老军医苦苦的哀求着。

但是,最后还是躲不掉法律的严惩。

几分钟后,有民警赶到了现场,把老军医给抓走了。

临走之前,老军医还想求叶凡帮他治病。

可是没过多久,他身上的瘙痒感觉突然消失了。

很快,老军医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气得暴跳如雷。

“臭小子,你坑我?”

“坑你又咋样?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还是洗干净屁-股,好好去蹲监狱吧!”

“你……”

老军医还想骂人,这时,警方已经将他强行的拉走。

这时,一旁的李佳佳眼神充满着崇拜,心想,嘻嘻!原来这大坏-蛋还可以这么帅的哦!

“啪!”

然而就在这时候,她感觉有人拍打了自己的小手一下。

“哎呦!”

李佳佳哎哟的叫一声。

你还别说,这一巴掌下手挺重的。

“大坏-蛋,你……你干嘛要打我呀?”

李佳佳气呼呼的,双手不时的揉着手心,似乎这样子能够减轻痛楚。

“啪!”

叶凡二话不说,又打了一巴掌。

“你……你混-蛋!”

李佳佳心里委屈万分的,心想,你这大坏-蛋,亏我刚才还觉得你帅气,我——呸!

“啪!”

叶凡又打了她一下。

“你……混!”

“啪!”

“啪!”

“啪!”

……

只要李佳佳反驳一句,叶凡闷声不说,直接就打一下。

“帅哥,别……别打了,人家知错啦!”

李佳佳嘟起粉嫩的嘴唇,就像做错事的小女孩般。

“终于知错啦?我很严肃的和你说,我身体很健康,你别胡思乱想了!”

叶凡佯装很生气的样子,板起了黑脸,训斥了起来。

“我……我我!哼!我回去告诉晓蕾姐知道,就……就说你欺负我!”

李佳佳杏眼瞪了他一眼后,随即气呼呼的离开。

“靠!敢说我不-举呀?这就是后果!”

叶凡同样恼火,换作是哪个男人被人说不举,都会很生气的。

接着,他也转身离开。

几分钟后,在门诊侧边十多米远的角落里,缓缓的走出一个脸色阴森的男子。

看盯着叶凡远去的背影,拳头握得紧紧的,似乎有什么深仇大恨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