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得好,失去才会珍惜!

叶凡在舞台上,不少人质疑他作弊,当众人意识到他是“浪漫哥”时,人家走了。

他轻轻的走了!

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的是无限的遗憾!

“浪漫哥!”

“浪漫哥!”

“浪漫哥!”

他一走,整个现场响起阵阵的叫唤声音,但是叶凡还是没有留下来。

此时的他,直接去了杨博文的办公室。

他一入门,杨博文便兴奋的说道:“老大!你可是把大家瞒得更苦的呀!哈哈!”

“还好!”叶凡淡淡一笑,“希望这能挽回节目组的名声!”

“这个你尽管放心,明天头条绝对利好于我们公司。”杨博文解说道。

不过,他很快便止住的笑容,疑惑问道:“老大,我怀疑这一次是有人专门黑咱们。”

“有人想黑咱们,那我们也没未必放过他们了。”叶凡语气冷冷的。

杨博文惊讶的问道:“老大!你知道谁是幕后指使?”

“很快就知道了!”

叶凡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

与此同时,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光头男子一脸不甘的离开了现场。

本来自己计划快要成功了,谁知道叶凡竟然是传闻当中的“浪漫哥”。

这一意外,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想之内。

很快,他去了停车场。

他进入自己的丰田卡拉罗后,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拨通一个人的电话号码。

“嘟!”

“嘟!”

“嘟!”

……

很快,电话被接通了。

“老板,我……我任务失败了!实在对不起。”光头男子满脸歉意的说道。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阴沉的声音,“你现在马上离开江城市,走得越远越好!”

“那……”

“放心!我会给你帐号打钱的,听我说,现在马上走。”电话那头的人,语气很严肃。

“好!我这就离开!”

光头男子匆匆的挂断了电话,然后驾车离开。

他的汽车刚离开停车场,一辆黑色的宝马汽车悄然的跟踪了上去,而他却全然不知。

行至半路,这光头男子快要经过一处三岔路口之际,一辆大货车拉路冲了出来。

“吱!”

“吱!”

“吱!”

……

这光头男子连忙踩下刹车,轮胎与地面发生强烈的摩擦,地面留下一条条黑色的痕迹。

幸好,他及时踩下刹车,才能够侥幸躲过一劫。

只见这光头男子气呼呼的跑下去,然后很生气的,走到那辆大货车的驾驶室,怒喝道:“妈的!你丫会开车吗?”

“不会!”

这时,从大货车上跳下一名魁梧大汉。

“你……你想干嘛?”

光头男子感觉到对方眼神的不善,然后往后后退了几步。

可是他没退几步,却感觉自己像是撞到什么,软软的,像一块肥肉般。

诶?

什么玩意儿呀?

光头男子疑惑转身一看,只见一个身材肥胖的男子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这胖子笑眯眯的,像是弥罗佛般。

“你……你们想干嘛?我……我这就报警!”

见得自己前后被夹击,光头男子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被人堵了。

“报警?我报你妹!”

郝武池怒骂一声,伸手就是一巴掌。

“啪!”

光头男子被他扇得眼冒金星,随即便直接昏迷了过去。

……

半个小时后,在一间废弃的仓库内,光头男子正陷入昏迷,全身被人用绳索绑着。

“弄醒他!”

一个少年正坐在椅子上,他的身后站着几名大汉,还有一名身材肥胖的男子。

“好的!老大!”

有手下点了点头,然后拎着一桶冰水,直接淋到这个光头男子身上。

“哗!”

光头男子被冰水给淋醒了,那刺骨的寒意直卷着他的全身,只见他冷得哆嗦不已的。

“你……你们是……诶?怎么会是你?”

光头男子正想问话,但是看到眼前这个少年时,他整个人震惊了起来。

尼妈!

这……这不是“浪漫哥”吗?他咋会出现在这里的?

“哥们,咱们又见面了!”叶凡微笑道。

只不过,他的笑意有些寒意。

没错!

那感觉像是笑里藏刀的阴柔!

“你……你为什么要绑架我?老子又没惹到你!”光头男子生气的疑问道。

“说!是谁指使你来陷害我的?”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你……你快点放了我,要不然老子报警了。”

光头男子心里微微一凛,但还是佯装很镇定的。

“哥们,你错过了坦白的机会!来人,动手!”

叶凡微微的摇头。

随即,便有几名大汉卷起衣袖走了上去。

这可是把光头男子吓到了,“你……你们想干嘛?”

“揍你!”

说罢,他们便对光头男子一阵子的拳打脚踢。

“砰!”

“砰!”

“砰!”

……

全身被绑住的他,倒地痛苦不已的,嘴里发出阵阵凌厉的惨叫声音。

几秒的时间,他的脸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更可怜的是,他连门牙都被踹爆了几颗。

“别……别打了,我……我错了,我……我什么都说。”

光头男子连忙的求饶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再不说,真的会被打死。

“哎呀呀!我说哥们呀,你刚才直接就,就不用受这点皮肉之苦了,你这是在为难兄弟我呀。”叶凡一脸笑意的。

“你……”

光头男子险些气昏了过去。

打你还为难你?

尼妈!

好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脸虎呀。

……

半个小时后,在孙氏娱乐公司楼下。

赵军和朱维文脸色铁青的,本来以为这一回能够让“江城最强音”身败名裂,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叶凡就是传闻的“浪漫哥”!

“妈的!老子不甘心!”

朱维文坐在车内,怒骂了一声。

为了这事,刚才孙耀阳狠狠的臭骂了自己一顿。

“朱经理!这不能怪你,要怪就怪那小子平时藏得太深了。”赵军安慰道。

“走!老子今晚很不爽!去喝酒!”

“好的!”

接着,两人同坐一辆奔驰汽车,离开了公司。

很快,他们酒吧到达了门口。

刚下车,便有两名神秘男子出现在他们的身后,而且他们还感觉自己背后像有什么东西顶着般。

刀?

还是枪呀?

顿时,两人吓得面如土色。

“大哥,有话好好说!”朱维文声音颤抖的。

“不想死,别出场!跟我们走!”

“去……去哪里呀?”

“见我老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