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让!承让!”

叶凡同样礼貌的双手作揖,虽然周其龙给人的感觉很强势,但是至少不像那些纨绔公子哥儿般嚣张。

“哈哈!周大少,这一回你应该没异议了吧?”林致远大笑了起来。

“没有!”

周其龙微微的摇摇头。

常言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刚才叶凡打来的那一拳,他清晰的感觉到对方拳头传来了一阵的暗劲。

这诡异的暗劲,顺着自己的手臂而上,要不是自己筋脉韧性好,估计都会被这股诡异的暗劲所震伤。

周其龙朝叶凡道歉,“叶兄弟,刚才冒犯了!”

“没事!不打不相识嘛!”

叶凡笑了笑,也没有表现不满。

“好!就冲你这句话,我周其龙认你这个兄弟了!”

周其龙为人十分的豪爽。

“周大哥!”

“叶兄弟!”

两人双手作揖,似乎有一种腥腥相识的感觉。

一旁的林致远笑而不语的,叶凡要是能够与周其龙交上朋友,至少以后在京城有一个帮得上忙的人。

这对于叶凡而言,无疑是一件好事。

随即,他笑道:“这样子吧!咱们相请不如偶遇,今晚咱们一起去吃饭吧!”

“好!”

“没问题!”

……

接着,林致远便安排刘秘书去订餐。

一两个小时后,叶凡和林致远他们一同离开林氏大厦,随即驾车离开。

只是,他们刚驾车离开的那一刻,在林氏大厦对面马路上,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朝着藏在衣领里麦克风低声的汇报道,“大哥!目标离开了林氏大厦!”

“好!跟踪上去,别打草惊蛇了!”听筒那边,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声音。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这个陌生男子点了点头,然后驾车跟踪了上去。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这男人吩咐手下,在不同路段分开跟踪。

以不同车辆跟踪,这避免了引起目标的注意。

结果这种隐藏的跟踪手法,连叶凡都无法察觉出来。

与此同时,在江城某家5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正坐着一个年纪大约30来岁的男人。

此人虎背熊腰的,一身肌肉,头发理在平头,像是某些部队里的特种士兵般。

他嘴里叼着一根中华香烟,不时的吐着烟雾,“妈的!果然有动作!”

事实上,这名男人奉命从京城跟踪周其龙来到江城市,任务就是调查对方来江城市的目的。

结果,周其龙找到了林致远,应验了上头的猜测--周其龙是为X计划而来的!

……

大约半个小时后,叶凡他们来到了一家酒店的门前。

“林先生!里面请!”

酒店经理得知林致远前来吃饭,亲自出来迎接。

“好的!”

林致远笑了笑,然后在酒店经理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家装修十分豪华的包厢内。

“林先生,请问吃点什么?”酒店经理微笑问道。

林致远朝周其龙问了一句,“周大少,你喜欢吃点什么?”

“吃我很随便的,但每吃必要有酒!”周其龙为人豪爽,然后朝酒店经理,说道:“经理!给我上一箱二锅头,我要跟我兄弟好好喝上一杯!”

“二锅头?”

酒店经理表情怔了怔,毕竟像林致远这种贵宾,应该喝茅台那种品位高的白酒,而不是像普通的二锅头。

“没错!这酒带劲!”

周其龙点了点头,然后朝叶凡问道:“叶兄弟,喝二锅头,应该没问题吧?”

“奉命陪君子!”

叶凡耸耸肩,敢喝这种高度数的烈酒,才是真男人。

“哈哈!我平时喝惯了什么茅台、拉菲的,今晚我也想尝尝二锅头!”林致远大笑了起来。

“好!今晚咱们不醉不休!”

周其龙豪爽的说道,然后,他让服务员一箱二锅头上来。

没过多久,菜式上来了。

周其龙第一时间把酒倒满,亲自站了起来,举起酒杯,“林先生!叶兄弟!来!咱们一齐干杯!”

“好!”

叶凡他们同样举起酒杯,然后碰了碰杯。

“咕噜!”

他们昂头张嘴,把一杯二锅头往嘴里灌。

“嘶——!”

烈酒入肚,叶凡顿时觉得喉咙一股辛辣的感觉,肚子像是火烧般难受。

“这酒果然带劲!”

叶凡笑了笑。

“哈哈!再来!”

周其龙又重新倒满了酒。

酒过三巡后,酒桌上的气氛越来越活跃了,三人也喝得很尽兴。

不过,这可是高浓度的二锅头,喝了这么多杯,林致远有点喝多了。

“不行了!!我……我差不多了!你们年轻人喝吧!”

林致远歉意一笑。

“叶兄弟!我看你酒量可以,咱们干脆用碗喝吧!”

周其龙一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

“用碗?”

有些酒意的林致远表情怔了,这可是高浓度的二锅头,用杯喝已经够呛了,要是用碗喝,那还不直接喝醉?

“行!用碗就用碗!”

叶凡点了点头,似乎喝得十分的尽兴。

“好!!我果然没看错人!服务员,拿碗来!”

周其龙越来越觉得叶凡对他的胃口。

“唉!还是年轻人喝冲劲!我老了呀!”林致远苦笑了一下。

“宝刀未老!”

周其龙调侃了一句。

“哈哈!到了年纪,不到你不服老!”林致远大笑了起来。

没过多久,服务员拿了碗上来。

周其龙倒满了碗,然后举起酒杯。

“叶兄弟!干杯!”

“是干碗!”

“哈哈!没错!!是干碗!”周其龙大笑了起来。

然后两人碰了碰碗,十分豪爽的把二锅头喝了下去。

接着,他们俩连续喝了几碗。

本来周其龙以为自己的酒量算厉害的了,但是他却发现叶凡喝了几碗后,脸上依然面不改色。

而他,脑袋则有些昏昏的。

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了8成醉意。

只见他一手搭在叶凡的肩膀上,喝得有点醉,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叶……叶兄弟,我不怕老实说,我……我已经快醉了,可你咋一点醉……醉意都没有?你老实说,你还能喝多少?”

叶凡没有说话,而笑了笑,伸手指了摆放在角落的那个空二锅头包装箱。

“一瓶?”

周其龙惊讶了起来,对方喝了这么多,还能喝下一瓶?

天呐!

他的酒量太可怕了!

只见叶凡摇摇头,解释道:“不是一瓶,而是一箱!”

一箱?

周其龙愣住了,林致远傻眼了。

喝下一瓶二锅头已经够厉害的了,要是能喝下一箱二锅头,那岂不是逆天了?

天呐!

他的酒量是海量呀!

换作是其他人,估计周其龙他们会觉得对方在吹水,不过,他们知道叶凡不会。

因为,他人很值得信赖。

随即,周其龙双手作揖,十分佩服的说道:“叶兄弟!大哥我服了!彻底的服了!哈哈!”

“哈哈!”

叶凡一阵子的干笑,也没有解释什么。

……

一个多小时后,周其龙他们离开了酒店。

林致远虽然有些醉,但是脚步走得还算平稳,但是周其龙则不行了。

他喝了这么多酒,整个人醉得烂醉如泥的,最后还是叶凡扶他出来的呢。

“林叔叔!我送周大哥去酒店,我让人送你回去吧!”叶凡把周其龙放进车内,说道。

“行!”

林致远点了点头,没过多久,郝武池赶到了现场。

如今正值得非常时期,暗影门的兄弟当中,郝武池武力仅次于自己,由他保护林致远回家,应该没啥问题的。

“老大!”

“胖子!你送林叔叔回去吧!”

“OK!没问题。”

郝武池点了点头,然后开车离开。

紧接着,叶凡驾车把周其龙送到一家5星级的酒店内。

安顿好他后,叶凡转身离开。

在他离开酒店的那一刻,一辆停放在停车场内的宝马车缓缓的降下了车窗。

这时,坐在车内的是一保虎背熊腰的男人。

“大哥!少爷说过,这人叫叶凡,特意让咱们关注一点,如今他和目标走再一起,他会不会……?”司机欲言又止的说道。

魁梧大汉点了点头,“有可能!这小子能和林致远还有周其龙在一起吃饭,估计知道点什么?”

“那咱们要不要把那小子给抓住?”司机请示问道。

“不——!”

魁梧大汉摇摇头,然后解释道:“暂时别打草惊蛇先!”

“好的!”

司机点了点头。

“最近你们看看盯着周其龙,我猜测他估计快有动作了。”魁梧大汉吩咐道。

“大哥!你尽管放心!”

“醒目一点!”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