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呀!”

“你大爷的!老子就爱威胁你,咋啦,难道还怕你咬我呀?”

光头大汉拽得像二百五般。

“我不会咬你,但会把你的手给掐爆!”叶凡笑眯眯的。

“哟!小小年纪就这么会牛了,长大了还得了?来吧!你丫尽管掐,老子要是说疼的话,老子叫你一声爷!”

光头大汉满脸的不屑。

在他眼里,叶凡最多才是十八九岁毛头小子,有个鸟力气呀?

“是吗?”

叶凡淡淡一笑,然后稍微的用力了起来。

刚开始,光头男子满脸的不屑。

可是,过了几秒钟后,他震惊的发现对方的手越抓越昆,自己的拳头仿佛被钢筋箍住。

妈的!

这小子咋这么大力气?

光头男子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

本来想撑着面的,可是对方的手腕越来越大力。

很快,他的关节像炒豆子那样啪啪爆响。

只见光头大汉拼命地挣扎回夺,可是拳头好像铸在叶凡地手里一般,任由他怎么用力,都无法缩回来。

“嗷嗷!”

“疼……疼!”

“哥们!轻……轻点!”

他终于承受不住随之而来的剧痛,渐渐矮下身去,他已是达到极限,嘴里发出吓人的嘶叫声,汗珠、眼泪、鼻涕、口水滚滚而下,浑身激烈地颤抖。

“大叔,刚才你不是说话很**的吗?”叶凡颇为玩味的问道。

“我……我特么知错了!哥们,求求你,别用力……我我快疼死了!哎哟!!疼呀!”

光头大汉跪拜在地上,苦苦的求饶道。

“让我放过你,可以!不过……”叶凡故意的停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

“不过你得老实告诉我,是谁派你来捣乱的?”

叶凡嘴角微微的上扬。

工人讨薪这本身很正常,但是让人觉得巧合的是吴大伟的出现。

尤其是吴大伟刚才那句想转让工厂给他的话。

因此,叶凡起了疑心。

他怀疑这光头大汉就是吴大伟派来搅局的。

“我……我只是自发过来讨薪的,哪里受人指使呀?”光头大汉死活不愿意承认。

“哦?那就太可惜了,你已经失去了坦白的机会。”

叶凡诡异的笑了笑,然后猛然加大的力劲。

“啊——!”

光头大汉疼得惨叫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手腕像是被一台压土机给碾到般。

疼!

撕心裂肺的疼!

可是,叶凡却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

“大……大哥!我……我向你坦白,求求你,别……别在用力了,我我我的手快废了。”

最后,光头大汉妥协了。

“哎呀!你丫早就坦白不就行了?非得让我使用暴力?像我这种斯文人,容易吗?”

叶凡一脸的怅惘,搞得他出手是迫于无奈般。

你丫斯文?

我——呸!

光头大汉心里暗自骂道,但是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一丝的不满。

“大哥,其实是他派我来搅局的。”

光头大汉怒目一指,矛头直指吴大伟。

“哦?”

叶凡嘴角笑了笑,果然如此!

“妈的!”

吴大伟老脸顿时大怒了起来,张嘴骂了回来,“你丫在胡说什么呀?”

“吴老板!你……你给我10万块,叫我来工厂牵头讨债,你……你都忘记了吗?”光头大汉当场指认了起来。

“你……你特么在胡说!”

吴大伟怒气冲冲的,心想,妈的!你丫收了我钱,还敢出卖我?

“我没胡说!那10万块的支票还在我身上呢!”

随即,光头大汉从身上拿出支票。

只见支票上,清清楚楚的有着吴大伟亲笔签名。

这一回,吴大伟一下子没说话了。

“好你这个吴大伟,竟然出这么卑鄙的手段,我老林今天把话给说明白了,就算我死了,也不买工厂给你!”

林永吹胡子瞪眼的,情绪十分的愤怒。

“哼!那咱们走着瞧!”

吴大伟冷哼了一声,转身抱着身边的浓艳女子,转身离开。

林永感激说道:“小兄弟,刚才谢谢你了。”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叶凡淡淡的一笑。

“老板!求求你……千万别报警抓我呀,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全家都靠我吃饭呢。”

光头大汉表情懊恼极了,如果不是自己贪财,怎么会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呢?

“你走吧!”

林永长长的叹息一声。

“老板,你……你不报警抓我了?”光头大汉惊喜了起来。

“走吧!你也是被逼的。”

林永微微的摇头,如果不是自己欠薪,这些工人怎么会被人教唆成功呢。

“好好!”

光头大汉变得欣喜若狂的,拿着支票,撒腿就往外跑。

诶?

这大叔挺有情义的嘛!

顿时,叶凡看林永的眼神,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随即,林永转身朝向众人,有些悲戚,仿佛一下子了几十年般。

“这工厂没法救了,你们都走吧,到时我把工厂给卖了,会给你们支付工资的,请相信我。”

“老板!”

众员工有些动容了。

事实上,林永对他们还算可以,他们之所以来闹事,完全是受光头大汉教唆的。

人嘛!

养家活口需要钱,想讨回工资,这很正常。

这时,林晓蕾走了上去,握着林永的手,“五叔!”

“晓蕾!你咋来了?”林永惊讶了起来。

林晓蕾微笑道:“我是给你工厂带希望来的!”

“希望?”

林永顿时傻眼了,疑惑不已的盯着林晓蕾。

“你工厂的希望就是他!”

林晓蕾指手一指,直指着叶凡。

“他?”

林永更是傻眼了,这小伙子年纪最多才十八九岁,能帮上自己工厂啥忙呀?

“你好!永叔!我叫叶凡!”

叶凡微笑的打了一声招呼,自我介绍了起来。

“叶凡,你……你这一趟来的目的是……”林永疑惑不已的问道。

“我想收购你的工厂,价格只要公道。”叶凡开门见山的说道。

“小伙子,你……你在开玩笑吗?”

林永表情惊讶了起来。

“不!”

叶凡表情很严肃的,“我是认真的!”

“晓蕾,他是富二代?”林永朝林晓蕾问了一句。

因为,他觉得对方不想在开玩笑,可是他年纪轻轻,哪里来的钱呀?

“他不是富二代!但我知道他是超级土豪!”

林晓蕾笑了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