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

生气!

激动!

……

马一龙觉得自己是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神武英明盖世无双英俊潇洒才高八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打遍天下无敌手情场杀手鬼见愁玉面小飞龙,如今却被人打得像是猪头般难看。

他气是肺都快爆炸了。

原本,他不想使用杀手锏的,但是自己再不用,估计就会没机会了。

“啵!”

他迅速拧开瓶盖,往嘴唇倒出了唯一一颗药丸。

“咕噜!”

他喉结微微的蠕动了一下,把药丸给咽了下去。

很快!

他全身通红,冒着腾腾的热气,咬牙切齿的,双眼布满了血丝,而身上的气势飙升起而最高。

“什么情况?”

顿时,陈三狗整个人震惊了起来,原本奄奄一息的马一龙,竟然气势直线飙升。

难……难道是吃了那药丸的原因?

很快,他便意识到不妙了。

趁着对方药丸尚未发挥极致,他决定提前出手。

“喝!!”

陈三狗怒喝一声,身上的杀气骤然暴涨,杀气腾腾的十分的吓人。

“臭小子!!让老子送你上西天吧!”

说完,陈三狗疾步的冲了上去,助跑一段距离后,他整个人凌空跳了起来。

见得他左肘高高的抬起,像是泰拳肘击般,坚硬的手肘自上而下的往马一龙的天庭盖肘击了下去。

然而就在他快要肘击到马一龙的时候,这时候的马一龙微微的抬头,朝他诡异的咧嘴一笑。

不好!!

难……难道有奸?

顿时,陈三狗心里咯噔了一下。

果然!

他的猜测得到了应验。

下一秒,马一龙身上散发出一股十分强劲的气势。

什么?

是玄阶初期高手?妈的!!原本这小子是在装猪是老虎?

顿时,陈三狗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正想缩回身子,但还是晚了一步。

“去死吧!”

马一龙怒喝一声,手臂挥出的拳头,像是炮弹般打了出去,拳头正中陈三狗的心脏位置。

“噗!!”

陈三狗突然喷出一口血雾,双眼睁得大大的,震惊不已的盯着马一龙。

“你……你卑鄙!!额?”

他话没说完,整个人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上——死了!

临时前,他的双眼还是睁得大大的。

显然,他死得十分的不甘心。

然而就在这时候,马一龙双腿一软,整个人噗通一声,直接趴在地上。

虽然刚才那一招打出了玄阶初期高手的实力,但是威力就一招。

一招过后!

他的气势像是退去的潮水,迅速的消逝着。

妈的!!

害得老子浪费了一个药丸!!该死!

马一龙暗自的骂了一声。

由于杀了人,他迅速从身上摸出一包化尸粉,往尸体上一洒。

很快,陈三狗的尸体被融化成一摊血脓,不断的有白色的气泡冒起。

处理干净现场后!

马一龙整个人靠在墙上,然后叼着一根香烟,摸出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嘟!”

“嘟!”

“嘟!”

……

电话响了几下后,很快便有人接听了。

这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了马腾的声音,“儿子!!咋啦?是不是找到了秘籍?”

“不……不是!”

马一龙有气无声的说道。

“诶?儿子,咋你说话的声音不对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顿时,马腾一下子惊讶了起来。

“爸!!我……我又被人打了!”马一龙哭泣了起来,诉苦说道。

“什么?你又被人打了?”

电话那头的马腾,声音明显变得震惊了起来。

“嗯!!我现在在江城天宁路口那个小巷里!!你快点派人过来救我!“

马一龙委屈不已的说道。

“好!!我这就派人过去!”

“快点!!”

……

3个小时后!

马一龙被人专机护送回自己的家乡的医院里。

在肇河医院高级看护病房里。

马一龙全身被纱布包扎像是木乃伊般,整个人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嘴里不时发出一阵阵微弱的呻-吟声音。

“哎哟!”

“哎哟!”

“疼死我了!!“

……

这时候,病房的门“咔”的一声打开。

一个中年男子,匆匆的走了进来。

“爸!!”

马一龙叫了一声,眼泪哗啦啦的掉着出来。

“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快点老子忍住!”

马腾进入的第一句话,就是骂人。

“哦!!”

马一龙心里憋屈极了,但是却不敢有半点的不满。

“跟我说说,这到底是什么回事?”马腾板着脸,严肃不已的问道。

“爸!!事实是这样子的……”

紧接着,马一龙把自己遭遇玄阶初期高手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知道了事情来龙去脉后,马腾大为震惊,“你……你说那小子身边有玄阶初期高手?”

“嗯!!若不是你给我那一颗保命的药丸,估计我没命见你老人家了,呜呜!”马一龙委屈不已的说道。

“该死!”

马腾暗自的骂一句,“看来!咱们还是低估了那小子的背景!”

“爸!!你说我们现在咋办?”马一龙委屈不已的问道。

“儿子!你想想,那小子身边有这么厉害的高手保护,这不说明他身上的确有秘籍吗?”马腾分析了起来。

“有!那有咋样?咱们也强夺不了呀!”马一龙无奈的说道。

“不能强夺,但咱们可以智取!”马腾嘴角泛起一丝冷冷的笑意,淡淡的说道。

“智取?”

马一龙神情怔了怔,疑惑不已的问道。

“嗯!!你目前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伤给养好!!等你伤好了,就是你忍辱负重的时候了!”

马腾神情严肃的,语气颇有几分的深沉。

忍辱负重?

什么意思呀?

马一龙心里顿时好奇了起来。

……

与此同时。

在江城某间酒店内!

正有着一个男子着急的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

此人,正是陈多金!

“该死!!”

“咋……咋三狗的电话没人听?”

“难道……他!!”

……

陈多金喃喃自语了起来,隐约当中,他感觉事情不太对劲了。

一般情况下,像陈三狗那种高手,一旦失去了联络,唯一的解释就是死了。

“妈的!”

“连玄阶初期高手都暗杀不了那小子?看来!!我得暂时离开这里,从长计议了!!”

陈多金神情凝重的,随即迅速的收拾好东西,连夜逃离江城市。

对于今晚发生的一切,事件的关键人物叶凡却浑然不知!!

不得不说!

这一回,凡哥躺着也中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