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光?”

“闪烁?”

刹那间,李彬一下子傻眼了,由于定位跟踪器隐藏在他的后背,他根本就不可能发现。

“你别动!”

李老爷子喝斥了一句,然后伸手摘下了他后背微微闪烁的红光。

“不好!是炎黄雄狮的定位跟踪器!”

李老爷子失声的惊呼了起来。

身为炎黄雄狮的人,他当然知道这犹如绿豆般的先进设备是什么了。

“什么?”

“定位跟踪器?”

顿时,李青峰等人一下子失声的惊呼了起来。

“走!!此地不宜久留!”

李老爷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然后使了一个眼色,想叫儿子押着李佳佳逃跑。

“啪!”

然而就在这时候,出租屋的玻璃镜突然爆裂,从外面往里扔进了一个催泪弹。

见得催泪弹冒着滚滚的白烟,一阵刺耳的气味直扑鼻腔。

“咳咳!”

“咳咳!”

“咳咳!”

……

见得李老爷子等人不断的咳嗽着,眼泪被呛到哗啦啦的直流。

“砰!”

然而就在这时候,出租屋的门突然被炸弹给炸开,一道黑影嗖的一声钻了起来。

“不好!!保护好人质!”

李老爷子大声的惊呼了一句,他这一番话说得十分的搞笑。

保护人质!

不是那种保护,而是一旦人质木有了,他们就没有谈判的资本了。

“大哥!!快点动手!”

李青海眼睛几乎疼得睁不开了,大声的提醒了离李佳佳最近的李青峰。

“哦!!”

李青峰缓过神,然而就在这时候,那道黑影已经冲了过去。

“你这狗-日的!休想得逞!”

李青峰怒骂一声,然后想伸手去阻止,但是下一秒,他却感觉一股劲风迎面扑来。

他还木有反应什么回事,整个人像是炮弹般给轰飞了出去。

“啪!”

他140多斤的体重,直接把椅子给撞烂了。

“唔?”

“唔唔?”

这时,李佳佳疑惑的叫喊着,由于她嘴巴被白布给塞住,她只能发出阵阵低沉的鼻音。

“丫头!是我!”

这时,空气当中响起了一阵慵懒的声音。

听这声音,李佳佳一下子认出了对方是什么人了——叶凡!

没错!

冲进来救人的,的确是叶凡!

见得他握着匕首,然后迅速的挥了几刀。

“嗖!”

“嗖!”

“嗖!”

……

寒光一闪,而李佳佳身上的绳索被锋利的刀刃给切断。

“叶凡!”

李佳佳第一时间摘下了嘴里的白布,然后叫了一声。

“丫头!”

“这里不方便说话!!跟我走!”

说罢!

叶凡拉着李佳佳的手,箭步的往外冲。

“拦住他!”

李老爷子见状后,大声的叫喊了起来。

“臭小子!!你别跑!”

李青海企图想目前制止,却被叶凡一脚给踹飞几米远,重重的撞到李彬身上。

巨大的力劲,把李彬也给带倒了,见得他们俩父子一同往后倒飞,重重的摔在墙上。

“砰!”

见得墙上凹陷一个凹坑,那些砖块像是落叶般哗啦啦的掉着下来,满天飞尘的,伸手不见五指。

“该死!”

李老爷子眉头皱得紧紧的,他意识到大势而去,只能抛弃李青峰等人,独自一个选择逃亡。

见得他朝一侧的窗户飞身一跃,整个人化身成一道黑影,直接把玻璃窗给撞烂了。

“砰!”

玻璃渣散落满地,而李老爷子成功的逃到了外面。

他身子刚刚落地,现场却响起了一阵淡淡的声音,“李老!!这么急,想跑去哪里呀?”

“不好!”

这时,李老爷子暗自叫苦,然后一下鲤鱼翻身,那身手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等到他站稳了身边,却发现周围黑压压一片,全部是身穿黑衣的大汉。

而人群的最前面,站着一个少年,一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少年——叶凡!

“是你!叶凡!”

李老爷子一字一句的挤出话来,那老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

不是有句成语叫——七窍生烟吗?

此刻的李老爷子,已经被气得七窍生烟了。

甚至,分分钟有气爆血管的可能。

“呵呵!!李老!算到上次见面,咱们已经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好吗?”

叶凡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一脸笑眯眯的,说道。

“放屁!”

李老爷子怒骂了一声,额头暴起着一条条的青筋,那老脸涨得发红。

妈的!

老子被你逼得这么狼狈,有可能过得好吗?

“呵呵!李老!你都一把年纪了,别这么容易火气,万一血管给气爆了,那可是很有可能一命乌呼的了!”

叶凡一脸坏笑的,打趣的调侃说道。

“你……你你!!”

李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的,妈的!你这混-帐小子,嘴巴挺歹毒的,竟然诅咒老子?

这时,周其龙走前一步,表情十分的严肃,当众喝斥了起来。

“李寻山!”

“你涉嫌出卖国家机密,请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出卖机密?”

李老爷子冷笑了一下,只不过笑容有些凄凉,“欲加之罪,所患无辞?与其跟你们回去受罪,还不如在这里轰轰烈烈的战一场!”

“你决定暴力抗捕?”

周其龙板着黑脸,冷漠的回应道,眼神里闪烁着一股怒意。

“没错!”

“想让我回去,先问问我这拳头!”

说罢!

李老爷子突然出手,见得他那佝偻的身子,竟然爆发出惊人的速度,犹如一只暴走的黑豹般。

地阶中期高手?

这时,一旁的叶凡表情怔了怔,他万万木有想到,李寻山竟然是一名地阶中期高手。

“周其龙!!我要让你周家绝后!”

李老爷子怒喝一声,整个人犹如鬼魅般,凭空出现在周其龙的眼前。

这过程,快得惊人!

周其龙一死,周家新生一代必定大受打击。

李家完了,不拉上周家,自己心里会舒服吗?

所以,李老爷子心里是这样子想的。

不好!

周其龙暗自的叫苦,李老爷子身上散发的气势,让他有一种窒息的难受。

甚至,他怀疑自己是否就一招被人轰杀了。

妈的!

难道这就是高手之间的差距?

狗-日的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