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高手不怕死!

面对真正的死亡威胁之际,是人都怕死,而藤田也不例外。

如今的叶凡,气势上完全压制了藤田。

而如今这一招,藤田刚才就来不及反应。

没错!

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砰!”

叶凡的手掌印在了藤田的胸口上,

尽管如此,藤田右边的整个胸膛,也彻底塌陷了下去。

只见他嘴巴张得极其,几乎可以塞进一个拳头。如果眼球不是眼膜的牵引下,可能整个眼球都掉了出来,这时候的藤田意识根本就暂时地失去了思考。

华夏有句话是这样子说的:趁你病,拿你命!

见得藤田身体不设防,叶凡他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呀?

见得他双脚直接往对方的胸膛使劲地蹬了一下。

藤田的身体“砰”地一声往后一摔,脑袋“轰”地一声先落地,顿时眼冒金星。

然而此时的叶凡双脚发力,整个人凌空而起,在半空中的叶凡双膝并拢,瞬间地使出一下千斤坠。

“嘭!”

叶凡的双膝盖直接往藤田的胸口压着下去。

“不!!!”

藤田惨叫了起来,但是他刚才连续中了几下重击,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

“咔嚓!”

见得叶凡的双膝,重重的压在藤田的胸口,随即传来一阵骨头折断的声音。

“嗤!”

藤田直接地吐出了几升的鲜血,此刻的他连胆汁都被叶凡对压出来了,脸上痛苦的表情,简直不能用恐怖来形容。

“你……你……打……打败了我?”

藤田双眼瞪得大大的,眼神里充斥着不可思议。

也许是受了重伤,这时候藤田的身体突然颤抖了几下,片刻后,便失去了知觉。

在死去之前,双眼依然睁得大大的,显然是死不瞑目。

“妈的!终于死了!”

叶凡咬了咬牙,强敌被击杀,他身上的气势也迅速的降了下来,身体开始进入一股虚脱的状态,见得他脚步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会跌倒般。

“老大!你没事吧!”

郝武池他们跑了上去,一手扶住了叶凡,迫切的问道。

“我没事!刚才使劲太猛了,身体开始虚脱了。”叶凡摇摇头,说道。

“那咱们快点离开这里!”香织纪子提醒道。

“好!!老大!我背你!”

郝武池虽然受了点伤,但这家伙胜在浑身都是肥肉,伤势并不算太严重。

“好的!”

叶凡点了点头,如今他身体发力太猛了,所以导致他浑身上下都出现一股乏力感。

……

很快,郝武池背叶凡,然后离开了这家影视公司。

时值早上5点多,天边的旭日正缓缓的上升,凌晨的东京,显得一片的清静。

而郝武池刚走到大门口,脚步却一下子僵硬住了起来,因为在他的眼前,正出现2个神秘的男人。

见得这2人身穿一件黑衣的长袍,给人的感觉十分的阴森。

“妈的!!是名门的人?”

郝武池骂了一句,眉头皱得紧紧的,要知道他们如今的战斗力十分的有限。

叶凡虚脱!

胖子受了伤!

香织纪子只是一个弱质女流,而眼前这3名神秘人,显然不是什么好人。

“胖子!放我下来。”叶凡神情严肃的,吩咐了一句。

“老大!可是你……”

“我没事的!!这两个人是高手。”叶凡神情凝重的,说道。

“该死!”

郝武池不爽的瞪了那2个人一眼,然后把叶凡给放了下来。

这时候,叶凡走前一步,神情十分警惕的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叶凡!!你忘记我了?”

其中一个身材有些佝偻的老人,摘下了头顶的黑色衣帽,露出了他那布满皱纹的老脸。

“是……是你?老鬼!!”

顿时,叶凡一下子震惊了起来,眼前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冯仁亮与马一龙的师父——老鬼!

同样,老鬼也是医圣门的叛徒。

“哈哈!!还有我!”

这时候,老鬼身边的那个神秘人,也摘下了帽子,露出了他那狰狞的模样。

“莫臣?”

叶凡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是莫家的掌舵人……莫臣。

“叶凡!你害得我家破人亡,这一笔账,我今天就要跟你好好算一算。”

莫臣咬牙切齿的,说这句话时,几乎是用牙齿隙里给挤出来的。

妈的!

刚刚干掉藤田,TM的马上来了两个天阶中期高手?

叶凡眉头皱得紧紧的,心里暗道不好。

因为之前伊龙就曾经说过,老鬼与莫臣已经是天阶中期高手了,如今他们同时出现,偏偏自己体力消耗得差不多。

看来,他们一定是在暗中观察着自己的动静。

“老鬼!你这一招坐山观虎斗,果然够阴险的。”

叶凡握了握拳,不爽的骂了起来。

“哈哈!”

“还行!不过话说回来,你能够干掉藤田,这让我们觉得很意外,但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们杀你的决心!!你不死,我们永远不会心安。”

老鬼那沙哑的声音笑了起来,听起来却显得十分的恐怖。

“是吗?听语气你好像很想我死。”叶凡淡淡的说道。

“没错!你杀我徒儿,这仇,我不报,我誓不为人!”

老鬼神情凶残的,生气的骂了起来。

“是吗?那我父母的命,这一笔帐怎么算?”叶凡表情冷酷不已的。

当初家里那老头曾经说过,自己父母的死与老鬼有很大的关系。

如今面对弑父仇人,叶凡就算身体陷入了虚脱,也要作出最后一博。

“你父母?哈哈!你想知道他们怎么死的?行!!那你自己下地狱去找他们问去吧。哈哈!”

老鬼气焰十分嚣张的骂了起来。

“老鬼!!别跟他们这么多废话,呆会是我出手,还是你来?”

一旁的莫臣表情阴沉的,冷冷的说道。

“莫兄弟!你没有看到他连站都站不稳吗?对付他!!我们随便一个就可以杀掉他了。”

老鬼嘴角诡异的笑了笑,十分歹毒的瞥了叶凡一眼。

“对!!今天就是这小子的忌日!!哈哈!哈哈!”

莫臣兴奋不已的大笑了起来,甚至他都幻想到叶凡呆会被杀时的痛苦表情。

……